• 凤凰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凤凰文学网

    强推《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》苏墨染傅景深夜白不才小说作品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9-15 20:03:27来源:zsy作者:夜白不才

    强推《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》苏墨染傅景深夜白不才小说作品

    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苏墨染傅景深

    第12章 逃跑计划

    一夜之间,苏墨染失去了一切。

    母亲病逝,父亲入狱,而她则被傅景深关进了后院。

    暴雨不停,天气格外恶劣。

    苏墨染头发散乱,嘴角渗着血,她不断地伸手拍着门,哭喊着。

    “有没有人,放我出去!救命啊,放我出去!”

    苏墨染嘶吼着,可她的声音已经哑到几乎发不出声来了。

    她像一个疯子。

    只想逃出去,去见见母亲最后一眼。

    轰隆,雷声轰鸣。

    无人应她。

    绝望,心死。

    苏墨染就像是一个失了魂魄的人,愣愣地靠坐在地上。

    她抽噎着,无尽后悔。

    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呢?为什么她的幸福被她最爱的男人亲手毁了?为什么啊!

    不知道喊了多久,拍了多久门,苏墨染听见了门口传来的动静。

    很轻的脚步声,以至于苏墨染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  咔哒一声。

    门锁开了。

    苏墨染瞥见了外头透露进来的那一丝丝光亮,瞬间有了希望,她挣扎着站起身。

    只见一脸阴沉的傅景深走进来。

    害怕,恐惧,苏墨染瞥见傅景深眼神时,嘴唇都控制不住发颤。

    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,变成了恶魔。

    “傅景深,你让我去医院吧,我要去送我妈最后一程!求你了!”

    苏墨染哭喊着,她甚至跪倒在傅景深的跟前。

    重重地磕头,一下接一下,苏墨染的额头已经红肿,可她丝毫不觉得疼,只希望自己能够感动傅景深,能够让傅景深升起那么一丝怜悯之心。

    苏墨染的手欲要去抓傅景深的裤脚。

    可傅景深却直接用力挣脱,苏墨染的手砸在了地上,本就破了皮的手背碰砸在地面上,疼得血丝冒出。

    手瘫软在地上。

    傅景深冷笑一声,随即踩了上去。

    他狠狠用力一碾。

    “啊!”苏墨染疼得尖叫。

    可傅景深却充耳不闻,他脚下动作未停。

    “苏墨染,疼吗?你也知道疼吗?可你知道小婉受了多少痛吗?苏泽可是小婉的亲生父亲,可那个畜生不如的男人却逼着小婉自杀,他不是人。”

    她不懂,更不知道傅景深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  苏墨染哭着摇头,不断解释,“傅少,一定是你误会了。

    我爸她只有我这个女儿,我爸妈很相爱,从来不曾有过第三者的。

    我也不认识小婉。”

    傅景深一听,脸更沉了下来,他俯下身,视线与苏墨染的眼神对上,一只手直接拽住了苏墨染的头发,迫使苏墨染抬头盯着自己。

    “呵,那么你看看这些照片都是什么。

    这可是苏泽保险柜里面保存的。

    ”说完,傅景深将手上拿着的文件袋往苏墨染的脸上扔去。

    锋利的文件袋将苏墨染的脸给划破了。

    傅景深的脚从苏墨染的手上挪开。

    她颤抖着手,将文件袋捡起,撕开封口。

    一叠照片从文件袋里面掉出来。

    苏墨染不敢相信自己瞧见的。

    只见照片上面有着三个人,全都是她的父亲苏泽还有另外一对母女在一起。

    从小时候直到长大的照片都有,而那个女孩和她长得很像,尤其是那双眼睛。

    头,嗡嗡直响。

    仿佛有人拿着重锤往她的头上敲。

    不是真的,一定不是!

    怎么可能会这样?她明明拥有幸福的家庭,明明父母很相爱。

    可现在傅景深却告诉她,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,她最尊敬的爸爸有外遇,而且还有个比她大的女儿。

    “现在信了?苏墨染,苏泽是个魔鬼,他做了那么多错事,怎么配得到原谅?而你,我不会让你死,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,活着赎罪。”

    苏墨染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,她的眼泪根本止不住,可哭到后面已经哭不出来了,双眼干涩疼痛到几乎没办法睁开。

    “我赎罪,傅景深,傅少,那你可以让我去见见我妈吗?我要送她入土为安。

    ”苏墨染抬眸,用希冀的眼神盯着傅景深,希望傅景深能够同意。

    却见傅景深勾唇冷笑,“苏墨染,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。

    不用你操心。”

    微愣,苏墨染连忙开口,“在哪?她葬在哪?”

    “烧成一把灰,撒进郊区的江里了。”

    “啊!”

    苏墨染听完傅景深说的话,和疯了一般站起身,朝傅景深的手就要咬去。

    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。

    傅景深却是直接扬手就将苏墨染给推倒在一旁。

    砰。

    苏墨染的头撞在了铁架上。

    血汩汩而出,从额头一直往下流,将苏墨染的脸瞬间给沾染。

    见状,傅景深转身离开房间。

    苏墨染晕死在地,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  翌日下午,苏墨染辗转醒来。

   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客房。

    伸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头,发现已经包扎了。

    却原来没有死成吗?既然傅景深那么恨她,为什么不直接让她死掉呢?

    也是,他说要她活着被折磨。

    苏墨染观察着房间,她发现门是关着的,但是窗户是开着的。

    目光停留在窗户上,苏墨染心里有了主意,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,快步朝窗户方向走去。

    她从窗户往下看,发现正好是外面的围墙。

    别院没有其他人,只有她还有几个守她的人,就连张姨都不在。

    这倒给了她机会,只要她从窗户上跳下去,借助围墙便可以逃开。

    不管如何,她都要去江边,她要去祭拜母亲。

    苏墨染估量了一下窗户离窗户的距离。

    随即艰难地爬了上去。

    她动作很小心,生怕闹出大动静惹得守在楼道口的黑衣人发现。

    砰。

    苏墨染跳上了围墙,一只手稳稳抓住了一旁的树干,借助树干的力量才站稳。

    她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    要逃开的欲望太过强烈,苏墨染再次从围墙上往外跳。

    咚地一声,苏墨染整个人摔在了草地上。

    脚直接扭伤。

    可她根本顾不上疼,咬着牙拖着腿便朝前走,越走越快,最后演变为奔跑。

    当黑衣人去房间查看,发现苏墨染早已经不见时,她人已经坐上了出租车。

     

    关键字:

    精品小说-免费小说阅读-小说排行榜-凤凰文学网

    热门分类, 完本,免费,排行榜

    Copyright ©凤凰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