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凤凰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凤凰文学网

    陈阳柳如是全文阅读修罗神医免费看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9-17 15:21:49来源:zzy作者:月半

    陈阳柳如是全文阅读修罗神医免费看

    修罗神医陈阳柳如是

     

    第8章 带刺的玫瑰

    砰!

    隔着手机,陈阳都听到柳如是重重的锤了一下床。

    “不,不要问了......”

    电话那边,柳如是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,根据她的语气,能判断出她此时正在忍受巨大的痛楚。

    陈阳知道,这是柳如是抗拒回忆的反应,也是绝大多数心理疾病患者的普遍情况。

    “那你有没有受到伤害?”陈阳不死心的问道。

    柳如是没有回答,那边再次传来几声重重的捶打床铺的闷响。

    陈阳轻叹一声,“小妞,其实你这种情况算是一种病,我可以帮你治治。”

    “不......不需要!”柳如是咬牙说道:“男人都是大猪蹄子,我不需要男人!”

    没等陈阳开口,柳如是一字一句道:“你的问题也问完了,快点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办!”

    电话已经打了十多分钟了,柳如是疼的睡衣都被汗水打湿了,她现在每说一个字,都需要极大地毅力忍不住不喊出声。

    “好吧,我先告诉你具体位置,在肚脐和胸之间连线的三分之一处,你能摸到一个凹陷吗?”

    柳如是按照陈阳的指导,果然摸到了凹陷,“找到了,然后呢?”

    “然后一只手按那里,另一只手用力揉胸口。”

    柳如是出现了一瞬间的石化。

    “你确定?”

    陈阳语气严肃,“我是医生,当然会对自己说的话负责!”

    柳如是咬紧嘴唇,“可是.......”

    陈阳声音扬高,“这是唯一的办法,如果你自己不方便,就只能去医院了!好了,我要睡觉了!”

    说完,他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。

    黑暗中,陈阳瞪大双眼,心有不甘。

    “妈的,恐男怎么行,老子能不能重振雄风,可全都靠你了!”

    陈阳嘀咕了一会儿后,给四眼打了个电话。

    “团长,一个合格的诈死的人,就应该像真的死了一样。”

    四眼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  陈阳挑了挑眉,不满的说道:“妈的,还不是因为你们办事不力,害的老子亲自下场,给我查查这娘们儿二十岁之前的经历!”

    说完,他将柳如是的照片发了过去。

    “团长,这女的得罪你了?”

    陈阳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娘们儿敢和老子说话不算话,难道还不算得罪?”

    电话那边,四眼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幽幽的说道:“团长,你是不是又和女的打赌谁输了谁给对方睡一下了?”

    “放屁,老子这一次赢得光明正大,是她不守信用!”陈阳骂道:“四眼,你是不是早揍了?信不信明天我叫人给你扔到自由战场去?”

    四眼打了个哆嗦,连忙说道:“放心吧团长,最迟明天,给你准信。”

    挂断电话后,陈阳攥紧拳头,脑海中浮现出柳如是自我治疗的画面。

    办法当然不只有这一个,陈阳只是出于泄愤,才让柳如是这样做。

    另一边,下定决心的柳如是......

    许久——

    “呼”

    柳如是长出一口气。

    半晌,她才半睁着眼,咬紧银牙,“该死的陈阳,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你!”

    ......

    第二天,陈阳很早便起了床。

    照例先是做了五百个俯卧撑,然后一指倒立,整个人宛若一根香插在地上保持了半个小时。

    “呼”

    时间一到,陈阳翻身起立,皮肤表面泛起一层晶莹的汗珠。

    既然答应了陈晓涵的邀请,陈阳自然不会忘记,少女的期待不可辜负,这是成熟男人都懂得至理——没错,陈阳习惯于将某些想小事上升到人性光辉的程度。

    到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后,陈阳回到卧室,从破旧的木头衣柜里面取出一件浅蓝色条纹衬衫,下面是一条亚麻纯白短裤,将纽扣系到还剩两颗后,陈阳照了照有些裂痕的镜子。

    嗯,帅气依旧。

    陈晓涵家离得不远,陈阳骑了大二八,十分钟后到了一片老式的住宅区。

    这里是城中村中为数不多的没有动迁的老房子,都是没钱换新房子的居民。

    绕过几家已经开始做午饭的小屋子,陈阳敲响了一扇暗红色的木门。

    刚敲两下,木门就被拉开,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男人的脸,“小陈,这么早就到了啊!”

    陈阳笑了笑,“在家也是待着,倒不如来搭把手。”

    “害!你来了就是客,怎么能让你干活呢!”

    陈阳摊了摊手,“空手上门,再不干点活,还不得被老陈你嫌弃啊!”

    老陈眼睛一瞪,“说的什么话!”

    进了客厅,老陈笑呵呵的说道:“晓涵这丫头就是内向,一听你敲门,立刻就钻进厨房帮她妈做饭去了。”

    陈阳呵呵笑着,与老陈坐下来。

    屋子里的家具都是老房子里用了几十年的,红色的漆面有些掉色,充满岁月的痕迹。

    喝着老陈跑的清茶,陈阳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着,眼神迷离。

    “小陈,看你年纪也不大,怎么老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呢!”老陈调侃道。

    陈阳回过神,轻笑道:“女人都喜欢有故事的男人,我这不是在练深沉么。”

    “小陈啊,你也别在我面前装,我老陈在菜市场摆了大半辈子摊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你小子,以前肯定有故事!”

    陈阳耸了耸肩,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  对于老陈这种经历过风霜的人,能看出一些自己身上的特质,只是,有些东西,注定不是他们能看透的。

    自己的生活,与普通人之间差距太大了。

    午饭很丰盛,老陈家特意杀了一只自家养的老母鸡,熬了鲜美的鸡汤,还将陈阳昨天送的猪肉也炖了。

    对于老陈家的经济条件,这简直比年夜饭还要奢侈。

    “小陈,你可要多吃些,虽然简陋了点,可也算是我们家一片心意。”陈妈脸上满是皱纹,和善道:“这半年来,多亏你一直借我们家钱,要不然,这个家早就垮了。”

    陈阳笑了笑,“我留着钱也没用,倒不如给有需要的人。”

    饭桌上,陈晓涵时不时会给陈阳夹菜,还会趁父母不注意时偷偷瞥陈阳,只是,每当陈阳看向这边时,她就会飞快的低下头,俏脸生出两片红晕。

    “小陈,我们家晓涵也找到工作了,以后可以回报你了。”

    陈阳被老陈灌了几杯酒,此时脸色已经红红一片,但头脑仍旧清醒,顿时高兴的问道:“找到工作了?什么工作?”

    “回到高中母校当英语老师,现在是代理班主任。”陈晓涵甜笑道。

    “当老师,出息了啊!”陈阳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小丫头还挺厉害,比你陈大哥厉害!”

    本来想着吃完饭就走,可是架不住老陈和陈婶盛情相邀,陈阳硬是待到傍晚,才离开陈晓涵家。

    在离开时,陈晓涵非要出门相送,结果在路灯下,陈晓涵忽然在后面抓住了陈阳的衣角。

    “陈大哥,我已经长大了,以后不要叫我小丫头了。”

    说完这句话,陈晓涵便头也不回的跑走了。

    陈阳叹了口气,从小卖部买了包两块钱的烟,一边抽一边往西河边上走去。

    心里回想起当初回国时,就是在这条河边上,救下了差点被歹徒得逞的陈晓涵,每个少女都怀春,哪怕自己是个杀猪的,在陈晓涵眼中,也是她的盖世英雄。

    只是,他们两个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陈阳并不能接受。

    就这样东想西想,陈阳不知不觉来到了楼下,即将进入楼道口的时候,余光忽然瞥见灌木丛有一道黑影。

    有人在伏击自己?

    陈阳止住脚步,定睛一看,嘿,是个女的!

    那女人穿着一身紧紧勾勒出完美曲线的皮衣,身材高挑,性感绝美。

    只是,她的身上好几处被划破,正在淌着鲜血。

    陈阳走近一看,将她扒拉过来,顿时一乐。

    挺好看!

    挺翘的琼鼻下,一张樱桃小嘴紧紧抿在一起,狭长勾人的桃花眼,此刻紧闭,柳眉紧蹙,似乎忍受着巨大的痛楚。

    同时,陈阳还注意到女人腰间还有一处鼓包,隐隐的,能分辨出枪的轮廓。

    陈阳嘴角噙着笑意。

    看来,还是朵带刺的玫瑰!

    关键字:

    精品小说-免费小说阅读-小说排行榜-凤凰文学网

    热门分类, 完本,免费,排行榜

    Copyright ©凤凰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